全美早死率與種族和族裔有關

國家衛生研究院 供稿

 

據1999年至2014年全美早死率調查報告顯示,近年來,相比較於加拿大和英國,全美拉美裔、非裔、亞裔以及太平洋島國居民的過早死概率已有所下降,然而白人、印第安人以及阿拉斯加土著人的早死率卻在逐年上升。此報告由隸屬國家衛生研究院的國家癌症研究中心、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以及新墨西哥大學護理學院的研究人員共同研究發現,並於今年1月在權威醫學雜志《柳葉刀》(The Lancet)上發表研究成果。所有報告上所涉及的數據都由美國疾病控制預防中心下的國家衛生統計中心調查並採集。

研究顯示,全美25週歲至64週歲的拉美裔、非裔、亞裔以及太平洋島國居民的過早死概率有所下降的原因可以歸咎為其罹患癌症、心臟病以及艾滋病的概率正在逐漸減少。同時,這些族裔下降的早死率也得力于公共衛生事業的進步:通過不斷的宣傳和教育,這些族裔的居民的菸草使用量有所減少;在先進的醫學科技的幫助下,治療和診斷技術也有所提升,大大降低了相應的死亡率。白人由於這些疾病而導致的早死率正在下降,但是總體來說,黑人男女因這些疾病而早死的概率依然高於白人男女。

經過研究發現,導致白人、印第安人以及阿拉斯加土著人的早死率的上升的主要因素竟是逐年上升的意外事故致死(主要為藥物濫用、自殺以及肝病等)。在25週歲至30週歲的白人、印第安人以及阿拉斯加土著人研究對象中,相比於美國艾滋病傳染高峰期時的早死率,每年過早死的增加率竟高達2%至5%。

此研究報告的作者之一,現任職於國家癌症研究所癌症流行病學和遺傳學部門的Meredith Shiels說道:「我們的研究表明,在繼續頑強對抗癌症、心臟病以及艾滋病之外,社會各界應將注意力轉移到別的一些致死因,以預防早死,特別是藥物濫用、自殺以及肝病。」

Shiels的同事,也是另一位該研究報告的作者Amy Berrington則補充道:「雖然無論何時何種方式的死亡都會給還活著的人帶來無限的悲痛,過早死卻更讓死者的家屬無法接受,特別對於孩子和家長。我們致力研究早死是因為我的導師Richard Doll先生曾說過:年老的死亡無法避免,但是年輕時的死亡卻可以避免——我希望我們的研究可以為那些為預防早死而做努力的個人以及組織提供一些醫學上的幫助。」

 

—文章由蘇若冰翻譯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